✤ 2/28至3/1和平紀念日連假休診     ✤ 歡迎加入LINE@網站     ✤ 新書《小心過勞肥》題材新穎實用     ✤ 新書《吃飽沒?放屁了嗎?》內容有趣實用     ✤ 新書<察顏觀色斷疾病>內容精采豐富實用。    
閒 聊



週一至週五 下午3:00∼6:00  晚上7:00∼9:00
週 六 上午9:00∼12:00 下午3:00∼6:00

  到明園念佛堂做早晚課已有一段時日,記得是在幾年前的寒冬,最強的一波寒流來襲的時候開始的。就像在服兵役時決定吃全素一樣,我認為在最艱困的環境下的決心,以後不易退轉。清晨五點半起身,胡亂刷洗一下,便往外跑,起初不太習慣這種匆忙,在電梯裡與內人相視而笑,我戲說是:倉皇而逃,如人將捕之。的確,有如在逃脫黑白無常的追捕。上完早課,習慣到附近的綠園道散步,默念著佛號,刺骨的寒風吹來陣陣花草的清香,菜圃裡的農夫早已摘好一大籃的青菜,沿途還有三五老人一邊甩手、扭腰,一邊高興地聊著,好像慶幸自己是早起的鳥兒有蟲吃,飽足地引吭高歌。想想自己,也是早起一族,不像從前,睡醒就匆忙趕上班,現在不僅完成早課,還有佛號相隨,想到這裡,不禁抬頭挺胸,不畏寒風,快樂向前行去。
  離開醫院自行開業已四年多,除了醫院留一個門診,學校留一門課以外,大部份時間就守在自己的診療室。或許,已逾不惑之年,髮已半白,體能漸衰,禁不起早起,早上總需找時間打個盹,往往斜坐著,頭往後仰靠在椅背上,即可睡著,有時嘴巴還是開著,只差沒流口水,真怕被人發現。最近內人建議,在患者進出診療室時,各默念一聲佛號,把脈時也應默念,如此,可與他們結善緣,也可祝福大家身體健康;可惜,我常常忘記。沒患者的時候,喜歡起身經行,或到頂樓賞花,或看書、聽錄音帶。最近聽聞道證法師的『毛毛蟲變蝴蝶』,不只內容感人,連遣詞用句的表達都相當動人,實在令人敬佩。這般地日復一日,日子雖是平淡無奇,但總算悠遊自在,比起在醫院上班,難免有人事紛擾的沾染、教學與研究的壓力,現在可說『寬心』許多。前些時日,路上巧遇以前研究所的秘書小姐,第一句問候語竟是:你變胖了。是啊!開業沒多久就長了三、四公斤,大地震之後,生活失序,減了二公斤,是以淨得二公斤。回想取得博士學位之初,在醫院、學院正可施展抱負之際,開業的決定,在某些人眼中是頭殼壞了,有些朋友得知之後,也是一副不勝唏噓的樣子。當初的決定或許不免猶豫,但相較於現在的從容、淡泊,我並不後悔。
  先父書讀的不多,但一部『三國演義』卻看了好幾遍,耳濡目染之下,還沒唸小學,我就知道三國時代呂布最為神勇,關雲長不為曹操『上馬金下馬銀』的利誘,過五關斬六將,一心追隨劉備,諸葛孔明的神機妙算、談笑用兵,還有燕人張翼德、常山趙子龍…許許多多的故事。因此,第四台播出的三國演義大陸劇,我很少錯過。見其場景之浩大,人物對白與舉手投足之穩重莊嚴,總覺得時下的連續劇過於煽情與膚淺。沐浴時喜歡一邊吟唱著片頭曲:『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,是非成敗轉頭空,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。白髮魚樵江渚上,慣看秋月春風,一壺濁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談中…。』每每想到千古英雄今何在?就會感慨萬千,似乎,歷史就是在道盡成住壞空的無奈。要是父親還健在,我一定會買整套的錄影帶,讓他在家裡看好幾遍;每次想到這裡,就會一陣鼻酸。
  以前在醫院上班,中午一點半即開始門診,現在自己當家,訂在三點。看完三國演義已近二點,但還可睡一個小時。二點五十五分鬧鐘響了,才睡眼惺忪,提著背包、拿著水壺、穿著拖鞋進診所。與患者打過招呼,從大家面部的表情不難發現,眾人目光的焦點,多半在那雙神奇的拖鞋。穿拖鞋沒什麼不好,通風而且接近大自然,少了文明的束縛,我覺得這是自己當老闆的另一好處。
  夜診之後,提著背包再到明園做晚課。由於一整天下來,不免勞累,最擔心打瞌睡或者念佛時力不從心、有氣無力,所以白天水壺裡總是泡著人參,補補元氣。晚上回到家裡,往往眾人已睡,枯寂異常,這時候喜歡讀念佛法要、廣欽老和尚開示錄、印光法師文鈔菁華錄或淨土聖賢錄。我認為在精不在多,每天看個一兩頁,仔細思惟,持之以恆,日久自然可觀。況且人生已過大半,欲在解門上有所成就,恐怕已是緣木求魚,何不多看淨土經典,培植信願,平日多多念佛以了餘生呢?夜闌人靜時捫心自問,早晚課時心念能否依止於一句佛號?平時行住坐臥又是如何?有時候會蠻討厭自己的,因為無法掌握自己的念頭,散亂成性,離一心不亂實在是太遙遠了,就算念佛時偶有短暫的輕安,但如同燒開水一般,煮了兩分鐘,熄火半小時,永遠煮不開。
  接近夜裡十一點,內人若還沒就寢,我們會一同到美術館散步,或到耕讀園聊天,有時則開車到市郊去看夜景,關於小孩、家庭、修行的事,都是話題,平時有何怨懟不滿,也可利用這時候吵一吵,喧洩一下。
  為了能三代同堂一起出遊,去年買了一部八人座的休旅車。像我這樣身材短小的人,開這種大車實在有點突兀,每次下車總要用『跳』的;小人開大車,總覺得有點怪。有了大車,當然假日就不能放過,由於原本每天就只看兩診,不是休早上就是休晚上,所以有位朋友說我上的班是『高級班』。利用假日,我們到過許多風景區,還曾經兩次在大雪山搭帳篷睡野地,這是我這種書獃子不曾有過的經驗。佇足展顏於塵世美景之前,深感清朗平和,坦然於人不過是蒼海之一粟,自己顯得如此微渺,更應學習謙卑;夜裡賞月觀星,想到千百年後,月光或許一樣皎潔,但圍坐其下的人,卻已不知是何裝束?
  有一次和內人帶著三個小孩上街,面對橫衝直撞的車輛,我們慌張的過了馬路,我戲說:咱們像一群來自小人國的小矮人,頭一次進城而張皇失措。由於不違遺傳學定律,我們家的小孩都生來嬌小,低人一等,老大老二都戴眼鏡,若不常常帶他們接近大自然,顯然有虧職守,這也是當初我們說服自己買車的藉口之一。大車的好處就是容量大,可同時載著小朋友的皮球、腳踏車、溜冰鞋,見他們能一起遊玩、嬉鬧,感覺蠻好的。去年大年初三一大早,咱們又開著大車回新竹娘家,三個小兒習慣地又在車裡頭玩鬧,後來實在受不了了,內人提議大家正襟危坐,開始念佛,過了沒多久,小孩就在寬敞的坐墊上睡著了,只剩我們兩老一路唸到新竹,彷彿在明園做早課一般。小人開大車,高速公路上的小轎車都在眼下,又能沿路念佛,未遇塞車,清晨八點多即到新竹,那是一種『小人得志』的感覺。
  由於主編索稿甚急,交待在農曆年前要完稿,想來自己也沒什麼心得,要寫富含學理的文章,那已是遙不可及的難題,只好聊些自己的近況,真的是扯遠了!其實,諸位學長離開學社多年,大家若能各自表述別後種種,將現況講清楚說明白,不但是一次自我檢視的機會,更可讓其他學長見賢思齊,見不賢而內自反省!



本院所為台灣中醫網會員
葉慧昌中醫診所 提供細心診斷及完善治療
本網站提供健康知識資訊,禁止任何網際網路服務業者轉錄網站資訊內容